time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软件工程 > 软件过程 > 中国CIO生存状况(二)

中国CIO生存状况(二)

时间:2009-12-04 22:56 点击:508次 字体:[ ]




  1998年,林仕雄以资讯科技总监(CIO)的身份加盟香港调料世家李锦记这家百年老店时,提出的重要条件之一就是:给我一个董事席位。当年林仕雄坚持出席董事会议的目的在于参与关于预算和创收的重要讨论,从而提出技术方面的意见。在更早的时候,跨国猎头公司Hendrick&Struggles曾经对500位CIO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70%以上的CIO都被挡在公司财务预算和业务决策会议的门外,而这些会议中的大部分都涉及到了技术的应用。如今,这种现象已经在西方的工商业组织中得到了彻底的扭转,但在国内,这一艰难的转变还远未开始。

  最近传出的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是,按照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战略部署,上海市所有企业都将设立CIO职位,今年全市将有100家工业企业率先设置CIO。尽管这种一拥而上的方式有某种形式重于内容的味道,但对于CIO在企业内部影响力的扩大无疑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而在有关电子政务的提案中,国家机关要不要像美国那样设CIO职位,也在激烈的争论之中……

  困顿胶着的IT应用现状

  在人们的印象当中,中国的IT应用市场一贯是金融与电信两大行业唱主角。据统计,2001年中国银行业信息化建设投资的总体规模为260亿元,同年电信业行业信息化的整体市场规模为427.8亿元。不过,另一个统计数据是,中国2001年中小企业IT应用市场规模高达820.7亿元。这说明中国的IT应用市场已经彻底走过了大户时代,真正开始走进千千万万的中小型企业中去了,这也为中国CIO阶层的崛起奠定了必要的工商业背景。如果把眼光放大到更广阔的背景上看,中国20多年来在IT应用方面所累积的投资当以万亿元做单位来计算了,但这其中的问题是,这笔高昂的支出在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不仅普遍缺乏战略级的规划,有时候甚至连必备的投资监控与评估手段都很欠缺,以至于无法避免形成IT黑洞的命运。   几年前,某集团的老总在一次年终总结会上说,公司的每一个部门都要讲经济效益,但本公司就有只知道花钱却不会挣钱的部门。当时坐在不远处的公司信息开发中心主任的脸上非常抹不开:“老总是在说我呢!”

  在本次调查中,对于IT投资的成本收益分析情况的调查结果足以令人震惊:只有15%的IT投资的成本收益分析是由本公司财务部门提供的,而由IT部门提供的有39%,还有27%的企业根本就没有考虑进行类似的分析。更有甚者,有13%的被调查者选择了“由竞标供应商做”。常识告诉我们,财务部门理所应当是计算投资收益的专业部门,因为技术投资与其他投资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而将投资收益分析交给竞标供应商来做,不用说,简直就像把羊群交给狼来管理一样糟糕。

   中国CIO生存状况(二)_www.fengfly.com

  对于一个成熟的公司而言,和所有资本支出一样,一切信息技术的购买同样必须从公司整体预算、全面业务计划和全面战略计划来考虑。一向在企业里表现得谨小慎微的中国CIO们这次表现出的鲜有的“越位”,其根源恰恰在于IT应用在很多公司里面的地位过于边缘化,以至于不值得被纳入像样的日常管理中去。“进行IT投资时的各业务单位参与程度调查”的结果显示,只有8%的公司法律事务部门和6%的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参与了IT投资的决策。这一局面的直接结果不仅使公司在IT投资这一失败率很高的项目中难以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且在项目推进中得到人力资源的足够配备也成了一句空话,这些无疑都提高了IT项目失败的几率。

   中国CIO生存状况(二)_www.fengfly.com

  一个合格的CIO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业务流程上的每个环节应当如何正确地运用信息来解决业务问题,而不是如何应用信息技术本身。从本次调查中得到的有关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准CIO们正在试图努力打通IT部门与业务部门之间的协作壁垒,无论是“制定IT投资的决策依据”,还是“IT项目实施结束的评估情况”,业务部门的反馈所占的权重都远远超过其他的因素,两者分别为57%和54%。而反过来,随着IT技术对公司业务的支撑能力逐渐上升,业务部门对IT部门的价值认同也开始出现正面居多的局面。在“业务部门对IT部门的认可程度”调查中,已经有19%的业务部门对IT部门非常依赖,61%表示比较认可,13%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只有6%有抵触情绪。这一结果中,最好和最坏的部分即非常依赖和抵触的情况的出现,说明在这些调查对象单位,业务和IT已经发生了全面深入的接触,结果的一反一正,恰恰是由于中国CIO们基本上还是以个人能力在传统势力格局里左冲右突而造成的。

  “公司在IT方面存在的最大问题”的调查结果对上面的结论给出了更有力的佐证:“缺乏整体规划”这一指标占据了44%的权重,而相应的“资金不足”、“专业人员缺乏”两项权重较高的指标(分别为30%和42%)正是缺乏整体规划的结果。相对来说,“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够”已经被受访者的主流排除在最大问题之外了,这说明中国企业的信息化基本完成了初级阶段——以硬件投入为标志的基础建设。

  完全从一张白纸开始建设IT系统的中国第一代CIO们,有十分强烈的信息化使命感,对信息化的阶段性也认识深刻。蔡金荣做了几十年信息化,感慨特别深:“从信息化的阶段来说,我认为可以分4个阶段,第一个是起步阶段,第二个是初步发展阶段,第三个是全面发展阶段,第四个是整合阶段。起步阶段基本上是替代手工操作的阶段,业务部门完全支持,怎么进行基本上全是由IT部门的人说了算;到了初步发展阶段,技术跟业务的矛盾开始出现了,虽然业务人员也尝到了IT的甜头,好像也离不开计算机应用了,但下一步往什么方向走,技术和业务产生了分歧;到全面发展阶段的时候,两方面的矛盾就相当突出了,业务单位可以提出更多的要求了,而且虽然可能似懂非懂,有时候甚至不经过技术单位的同意,就另外寻找IT供应商单独实施某个项目,这就为下一步的整合阶段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无独有偶,美国国家半导体的CIO Ulrich Seif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也提出了美国企业信息化的阶段论:“在80年代,信息化处于生产力阶段(Productivity),我们利用信息化技术实现自动化,财务账本、应收账款、应付账款的手工操作都用软件来替代,目的只是为了增加公司内部的生产力。进入90年代,开始了所谓协作阶段(Collaboration),开始和供货商、客户等整条供应链的管理协作,能够更有效地管理库存等等。但是到2000年,巨大的变化发生了,突然大家开始谈论全球化整合(Global Integration),我们需要保证整个供应链上各环节生产力的提高,每个供货商、每个合作伙伴都应该有更高的生产力,各环节都需要进行协作。过去厂商只和经销商以及OEM商打交道,并不关注供货商,现在则不同了,我们进入了一个信息化的新阶段。”

  翻翻以往的杂志,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阶段的痕迹——1997年,当时担任3Com公司高级副总裁兼CIO的Tom Thomas说:“信息部门最大的挑战,就是不拖业务部门的后腿,确保业务人员能够找到所需的信息。” 1998年,Sun公司高级副总裁兼CIO William J. Raduchel说:“现在,信息系统就是能够向你的雇员提供的系统,再过5年,这个系统还要提供给你的客户和供货商。”而到了2001年,当时担任Intel公司IT总监的Douglas F. Busch说:“我现在觉得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保证数据的准确性。”一年以后,他因业绩出色,成为Intel公司有史以来第一位CIO。与他一起坐上这个宝座的,还有一位原来负责Intel电子商务的总监Sandra K. Morris。

  从调查数据中可以看出,相对简单和封闭的IT系统如电子邮件系统、财务软件、办公自动化、人事薪资系统以及MIS系统的建设程度普遍较好,但涉及到IT应用与业务结合较为紧密和广泛的进销存系统、MRPⅡ(制造资源计划)、ERP(企业资源计划)、SCM(供应链管理)、CRM(客户关系管理)以及BI(商业智能)等系统的普及程度明显偏低,这说明国内的IT应用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另外,相当多的网站仅仅作为单向信息发布的平台,还不能实现商务级的互动交流,甚至有一部分企业只把网站作为充门面的道具,这说明IT应用的投资确有一部分存在走过场的成分。而“联系客户的主要手段”的调查结果表明,互联网即便只作为交流的工具也没有取得明显的优势,电话、传真和面对面交流仍然是中国商务交流的主渠道。   这组数据背后隐含的意义在于,中国的IT应用水平还远没有达到蔡金荣与Ulrich Seif所期望的整合阶段。



本文地址 : http://www.fengfly.com/plus/view-159835-1.html
标签: 生存 IT 部门 状况 阶段 业务 公司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